可可cocoa

唱一首歌,我们的歌,让每一个瞬间停留……

【从“高跟鞋”到“平底鞋”的人生】

>记忆里,潘梅子的一生真正只拥有过一对高跟鞋。小时候,见她订回一双廉价的深棕色的高跟鞋,爱不释手,来回在房间里小心翼翼地练习着走路,眼里散发出一种幸福的光。那时候觉得她真的很无聊,心想高跟鞋有啥好看的。长大了才领悟儿时的那种天真,亦如我不懂她几十年来的奉献。年轻的时候,她只舍得为自己买过一次高跟鞋,等到生活可以停歇的时候,她却熬白了头发,对高跟鞋望而却步了…… 当我穿梭于各个卖场,只为给她找一双舒适的平底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>那时候的我,只喜欢白色的运动鞋和白色的小舞鞋。忘了第一次穿高跟鞋的时刻了,也忘了它长什么样子,脚跟却留下很多被高跟鞋磨破的疤痕。也曾穿着高跟鞋,小心翼翼地站在这城市的某一端,黯然和迷茫;也曾穿着高跟鞋,奔波于这城市的摩天楼外,骄傲抬头45°。当我重新拾起平底鞋,感受着那些遗失的美好、那些安定和平稳,是飘零于异乡从未真正拥有过的。才发觉,我早已经习惯了平底鞋带给我的安稳和舒适……

   


【十七岁的那个我和二十七的这个自己】

>拿什么来纪念,这十年的青春岁月?

十七岁的那一年,喜欢上了本多RURU的《美丽心情》。喜欢倚着601宿舍的阳台,听着广播放着这首歌,眺望6楼以外的风景,总有着一份淡淡的心情。那份淡淡的心情,不大喜不言伤。那些回忆单纯得就如宿舍的8个姐妹、球场的那些校友、广播站的那些播音员,还有当时写的那些日记。也曾情窦初开,有一股傻傻的勇气。那些在时光记忆力辗转的美丽,不管是哀伤还是欢笑,都是一种美。


>三九二十七的蛇年,不得不承认,开始初老了,在十七岁的时候,每个少女都期待时光能跑得快一点,可以长大后拥有人生的第一双高跟鞋,可又在二十七现在的我,会突然怀念起十七岁的那双白布平底鞋。就如“程又青”语录:“你有没有一种感觉,我们的十七,好像不过才是去年的事。”某天在地铁,听着街头卖艺者谈唱着罗大佑的《光阴的故事》,才发觉,十七到二十七,我们已经痛并快乐的经历了十年的光阴……


【谁许我一个“心如止水”的人生】

>唐僧西天取经,接受不了最后的无字经书,便换来有字经书,但如来却说,无字的才是真经……也许是因为本来就没有什么真经才是事情本来的面貌,也许我们所想的所执着的,都是那像树的菩提,似台的明镜,其实什么都没有,自惹尘埃而已。以前,总是认为,让人心跳加速、让人面红耳赤、让人患得患失的才是爱情。于是,曾经在那年少轻狂的爱情里,也免不了受了点伤……


>当清晨的一缕阳光照在我的身上,已不是那些年一个人的那般冰凉。睡眼惺忪的眯眼看窗棂很轻易地就能接住那软绵绵的阳光,用切分音记录一段素面朝天的美好和发自内心的向往。忽然发觉枕着这样的存在感,平静地过活,真好。幸福,就是找一个温暖的人过一辈子……


评论

© 可可cocoa | Powered by LOFTER